当前位置:长治县之窗 > 疫情蔓延 欧洲防控步子加快

疫情蔓延 欧洲防控步子加快

  疫情蔓延,欧洲防控步子加快

  疫情蔓延,欧洲防控步子加快

  【特别关注】

  “瞬息万变”是目前描述欧洲新冠肺炎疫情最恰当的词语。9日,塞浦路斯、阿尔巴尼亚两国首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使欧洲疫情由42国扩展至44国。西班牙新增确诊病例428例,继意大利、法国、德国之后,成为又一个确诊病例“破千”的欧洲国家。

  面对快速蔓延的疫情,欧洲国家政府近日来醍醐灌顶般从慢条斯理中走出来,采取了一些比较严格的防控措施。

  防控措施突然变严了

  欧洲目前的防控形势正应验了西方俗语:晚做总比不做强。

  8日,意大利总理孔特颁布政府令,对包括米兰和威尼斯在内的北部伦巴第大区及另外14个省采取“封城”。然而,疫情的发展正以破竹之势来袭。9日,意政府宣布,全国进入“封闭”状态,6000多万意大利人须遵守政府法令在家里进行隔离,否则将被处以206欧元罚款,乃至3个月的徒刑。同时,意大利20多座监狱发生暴动,抗议因封城亲属无法探视。

  据悉,意大利的政府令将实施到4月3日。意大利政府明令人们禁止参加包括红白喜事和宗教活动在内的活动,关闭公共场所,还对餐饮行业的营业时间和方法进行了规定。孔特强调,意政府将加强防疫防护用品和救治设备的生产,在各大区间调剂使用现有医疗设施,取消医护人员休假。8日,罗马天主教教皇方济各为避免信徒聚集在圣彼得广场,打破保持了数世纪的传统,首次在其私人图书馆内通过网上直播的方式主持主日弥撒活动。据罗马教廷公告,此后的信徒接见活动也将以“视频”方式进行。

  与意大利的全面“封城”令几乎同步,许多欧洲国家也加强了疫情防控措施。9日,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宣布,波兰已在该国与德国、捷克两国边境启动健康检查,并将把此类检查扩大到其他边境口岸。波兰将首先对客车等公路交通工具实施检查,之后扩大至火车站及码头。罗马尼亚政府宣布,自3月11日至22日,全国所有学校关闭;从3月10日至31日,暂停往返意大利的所有陆路客运运输以及所有航空公司航班,并禁止来自疫情严重国家的外国公民在罗马尼亚中转航班。阿尔巴尼亚政府宣布,即日起至4月3日,全国所有学校将关闭;所有公共活动,如体育和文化活动、会议、公众听证会等将停止举行;暂停地拉那国际机场至意大利北部多地10个机场之间的航班。

  此外,匈牙利暂停往返意大利米兰的所有航班。马耳他暂停该国主要航空公司往返意大利北部的航班。希腊奥委会决定,将于3月12日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仅对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注册人士开放。

  欧洲为啥一直“心大”

  10日,比利时的确诊感染人数为267例,并有进一步上升的趋势,疫情程度提升到三个级别中的第二级。但比利时从上到下似乎表现得“十分镇静”。连日来,在布鲁塞尔已确诊25个感染病例的情况下,布鲁塞尔连续上演了两次由来自瑞典的“气候女孩”率领的数千青少年“环保大游行”;8日,6000多名妇女走上布鲁塞尔街头,载歌载舞呼吁保障妇女权益。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活动都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

  近日,比媒的大标题是《疫情迅速蔓延却对比利时影响有限》《无法算清感染病例》《恐惧比病毒还可怕》等。比外交部建议比利时人近期除非切实需要,应取消外出工作或旅行计划。比卫生部门对比的疫情防疫能力信心满满,没有就疫情发表“特殊的”警告。尽管因党派政治矛盾,比利时联邦政府组阁近一年尚未成立,但全国已有联邦、大区和地方政府各层级的9位卫生部长。各层级有自主处置公共卫生事务的权利,因此经常出现政令矛盾或交叉情况。

  欧洲人的“心大”,从比利时可见一斑。西欧国家起先对新冠病毒没有给予高度重视,认为西欧国家卫生防疫系统健全,病毒离欧洲还很远。比如意大利,几周前出现感染病例后,一方面呼吁采取防护措施,另一方面又网开一面,允许“非危险区”的活动照常进行。一些西欧国家媒体刊登出漫画嘲讽道:宁要自由,不要封闭。在法国,关于新冠肺炎的新闻铺天盖地,各类讨论、辩论充斥媒体,说得头头是道,却鲜见实实在在的疫情防控行动。法国、比利时等国的地方性狂欢节照常举行,一些文体活动也没有取消。难怪有人评论道:疫情当前,欧洲国家政府不仅不制定积极的防控措施,却只是举行无数次“紧急会议”讨论防控等级!

  尽管欧洲经济不景气,面临社会经济结构调整和公共基础设施老旧等严重问题,但许多欧洲人盲目地认为自己的社会制度是世界上最好的,医疗卫生系统也是最好的。本届欧盟委员会还专门设立了“促进和保护欧洲生活方式委员”。然而,事实上,在欧洲人自我陶醉之时,疫情形势已经变得压力山大。因担心疫情影响已经十分脆弱的经济振兴形势,欧洲国家采取防控措施缩手缩脚,担心会影响到人身自由、日常生活和商贸活动。此外,欧洲国家缺乏“团结一致办大事”的协调能力。欧盟虽然是个“大家庭”,但只有提供建议的权利,不能“跨越国家主权”,要求成员按照欧盟的指示去做。

  公共卫生压力凸显

  近年来,欧洲一些国家对公共卫生领域的投资逐年减少,导致医生和护理人员数量远远不足,患者候诊时间过长。法国“黄马甲”运动期间,法国医生进行了百日抗议活动,比利时的医生也举行罢工示威,抗议政策对医疗卫生领域投资少。此外,西方国家就医方式多样化,导致就医程序复杂,等候时间长。西方人生病后一般先到私人医生诊所去诊断。遇到疑难病症,医生需要将病人转到大型综合医院就诊,一来二去耽误了诊疗时间。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西方国家普遍出现病毒检测点少、试剂少、检测人员少的“三少”情况。目前,欧洲国家检测确诊新冠肺炎一般在5小时至10小时之间。许多私人医生在其诊所内没有检测能力,而且自身没有防护设备,不得不在诊所外贴告示,让出现症状的患者先打电话告知病状,然后建议去某检测点检测。患者在等待检测结果过程中处于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环境下,极易传染给其他人。

  说到对病毒的防护措施,“口罩”是近来欧洲出现最多的词汇。西方国家政府和卫生部门众口一词地认为,防控新冠肺炎,避免去疫区和勤洗手是最好的方式,口罩是给那些已经出现咳嗽等病状或已感染上病毒的人使用的。就连法国总理菲利普在电视台接受访谈时也强调,洗手是防控疫情的最好方法,戴口罩没用。记者对当地人的采访中了解到,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口罩没用。追问他们为什么认为没有用?他们的回答是:政府就是这么说的!有评论认为,政府不鼓励戴口罩是因为缺乏防控物资。姑且不讨论口罩对防护疫情的实际作用有多大,单从面对重大突发性公共卫生疫情的防控意识和防疫设备储备角度来看,已充分暴露出欧洲国家的短板。

  在西欧国家药房早已买不到口罩、洗手液和防护服。法国政府采取战时政策,征集了所有库存的防护设备优先满足医护人员。医生凭行医证明可以购买一盒口罩。比利时的一些医护人员抱怨,他们自己都没有防护设备,如何去拯救别人。

  面对突发性公共卫生疫情,任何忽视都可能延误防控时机,任何懈怠都可能丧失生命。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欧洲国家的公共卫生健康形成了严峻挑战,势必还需要各国进一步加强协调有效应对。

  (本报布鲁塞尔3月10日电 本报驻布鲁塞尔记者 刘军) 【编辑:田博群】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